收藏本站 | 患者意见箱
 
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医院动态 > 外媒报道 >

《汉医 六医报》2019年5月31日报道:突破高龄手术禁区 规范化综合诊治为患者解除病痛 他们是刀尖上的舞者 也是禁区里的勇者

《汉医 六医报》2019年5月31日报道:突破高龄手术禁区 规范化综合诊治为患者解除病痛 他们是刀尖上的舞者 也是禁区里的勇者

突破高龄手术禁区 规范化综合诊治为患者解除病痛

他们是刀尖上的舞者 也是禁区里的勇者

楚天都市报记者廖仕祺 通讯员袁莉 刘望 罗瑶

外科医生常常被人们称为“刀尖上的舞者”,胃肠外科也不例外。他们每天都要拿着手术刀或者微创仪器“开肠破肚”,所以如何让刀开得漂亮,让病人活得更好是他们一生的追求。

作为一名外科医生,武汉市第六医院(江汉大学附属医院)胃肠外科主任余阳从医26年来,想的不仅仅是手术开刀,更多的是从整体上全面思考,把整体治疗方案设计得尽可能科学、合理、有效,充分兼顾远期和近期实际效果,讲究手术的规范要求又充分兼顾病人实际体质的耐受力。

在他的带领下,胃肠外科团队不断开拓创新、日益进取,以“传承、规范、创新”为科室座右铭,通过汲取最新医疗技术,积极与世界先进技术和经验接轨,一直致力于用最先进医疗技术救治更多的病患。

乐做团队“军师”

把机会留给年轻医生

48岁的余阳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,1998年进入武汉市第六医院(江汉大学附属医院)普外科行医,主攻胃肠道肿瘤及疝疾病等。他长期在临床一线学习和工作,并曾赴瑞典Uppsala大学深造,2008年取得博士学位后,谢绝导师的挽留选择回国,2013年成为医院胃肠外科主任。

短短6年的时间里,胃肠外科的床位增至46张,科室8名医生虽然年资不同,但个个都是能独当一面的多面手,这得益于科室“传帮带”的优良传统。余阳认为,年轻医生需要多学习和历练,一个团队不能只有一两个老专家,希望年轻医生们都能“青出于蓝胜于蓝”,只有这样,医院才能发展,医学才能进步。

“这么多年科室里有一条铁律,科室医生做手术,等级可以下放,但不能提升。”在余阳看来,医生的技术经验都是从实战中得来的,想要让科室年轻医生快速成长,必须多给他们机会参与高难度手术。

因此,很多高难度手术中,余阳都会把机会留给团队里的年轻医生,自己则作为“军师”在一旁实时指导。如今,科室里的绝大多数医生都能独立完成高难度手术,“有些年轻医生的手术实操水平,比我还好呢。”余阳笑着对记者说。

除了给患者看病做手术,余阳生活最大的乐趣就是阅读。他对科室的年轻医生的学习要求同样严格,每两周至少要举行一次读书报告会,科室所有医生必须参加,各抒己见,分享心得体会,这也是他的老师张应天教授生前保持的传统。通过这些方式,年轻医生的综合素养不断提升,专业知识不断丰富,业务水平稳步提高。

紧跟国际标准

微创技术为患者解除痛苦

谈及科室的发展,余阳认为,每一步都离不开“规范”。他一直坚持在科内引入国际化的诊断治疗标准,用国际标准化的“指南”指导平时临床工作。要求所有日常工作,都按照指南要求来做。

多年来,胃肠外科一直积极探索胃肠肿瘤的最佳方案,倡导多学科诊疗和精准治疗,结合国内、国际指南,提高了肿瘤的根治切除率,延长了病人的生存期。

“胃肠道肿瘤术后生存5年的病友在科里比比皆是。”余阳说,生存周期的延长,除了离不开国际标准化指南,也得益于已经去世的普外科导师张应天教授早年制定的“军规”:术前精准评估、术中规范标准切除、术后快速康复。余阳指出,肿瘤手术除规范化切瘤外,淋巴结清理也要过细,多留一个可疑淋巴结,就大大增加了术后转移的风险。

过去,低位直肠癌患者在进行传统手术时经常要将肛门挖掉,否则盆腔里的肿瘤组织无法清除。因为挖掉了肛门,往往不得不改变排便的位置,要在左下腹建立人工肛门。这种病人生活得很痛苦,觉得没有尊严,而且造口并发症也较多。

近年,微创手术风靡医学界,不仅痛苦小,而且手术出血量少,术后还恢复快。2013年,第一台胃肠道腹腔镜手术在武汉市第六医院胃肠外科开展。如今,微创手术已成为科室的常规手术。

“我们现在都是进行腹腔镜微创手术治疗,胃癌和肠癌等很多肿瘤和癌症都可以进行腹腔镜微创手术切除,并进行彻底的淋巴结清扫,相比于传统开腹的20公分手术切口长度,微创手术治疗腹部基本无切口,只需要3-5个5毫米到1厘米的小孔,仅从外观上就能漂亮很多,并且患者痛苦也大大减轻。”余阳说。

多数腹腔镜手术患者第二天就可以下床活动,符合现在倡导的快速康复外科的理念。微创技术的应用不仅缩短了患者的住院时间,还降低了治疗费用。在术后复发几率上,明显少于开腹手术。

敢接“麻烦病人”

为近九旬老人成功切除癌变结肠

“高血压、冠心病、糖尿病、慢阻肺,放过数枚支架……”说起89岁魏爹爹的就医之路,余阳连称不容易。去年底,魏爹爹因便血和果酱样大便到医院检查,高度怀疑是大肠癌。医生劝他做结肠镜确诊,魏爹爹一口回绝了。女儿偷偷告诉医生,父亲害怕侵入性的检查,担心查出癌症后无法接受,还不如不知道。经过医生的反复劝说,老人终于松口同意做个肠镜看看。

活检结果证实了医生的怀疑:确诊为乙状结肠癌,必须尽快做根治性手术。听说要做手术,魏老又不同意了,儿女们也很犹豫。余阳一边争分夺秒联系心血管内科、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、内分泌科、麻醉科医生为魏爹爹做手术前的准备,一边跟老人和家属反复沟通。看着医生为父亲忙前忙后,家属很是感动,松口同意手术。

经过详细的器官功能检查、运动代谢评估、戒烟及呼吸功能锻炼、营养支持等综合调理后,由余阳主刀,通过3D腹腔镜将魏爹爹癌变的乙状结肠切除。术后第3天,魏爹爹就可以下床活动了。

魏老的女儿表示,父亲查出癌症后,一直犹豫是否接受手术。老人年龄高,基础疾病多,担心做了手术后癌细胞四处乱窜,加剧转移的风险。经过医生的多次沟通,了解到手术是根治的唯一方式,果断选择了手术。“看到父亲恢复良好,做儿女的心中很是宽慰。”说起这次手术,魏老的女儿表示幸亏听了医生的话。

记者了解到,其实89岁的魏爹爹在胃肠外科团队所医治的患者之中还并不算最高龄。近10年来,60岁以上的患者占到团队手术患者九成以上,其中两成都在90岁以上高龄,年龄最高的患者达到105岁。

多学科通力协作

成功突围高龄手术禁区

在科室主任余阳看来,年龄并不能决定手术与否,只要能通过术前的身体评估,高龄患者应尽可能选择手术治疗。

为了让高龄患者得到妥善治疗,8年前,余阳就制定了针对老年患者的入院评估、术前准备、术中术后相应对策等,大大降低老年患者心脑血管、呼吸功能等风险,确保手术和术后康复能够顺利进行。

目前,六医院胃肠外科针对高龄、身患多种并发症的癌症病人,术前,形成一套系统有效的“内科治疗”。该科所有高龄病人手术前一周,开始口服他汀类药物,以减少心脑血管以外事件的发生;合并高血压、心脏病的病人,根据评分手术前一周开始口服倍他乐克,以减少术中和术后心血管病的发生率;合并糖尿病的病人,术前2-3天停用口服降糖药物,改用胰岛素,术后严密监测血糖;合并慢阻肺的病人,术前控制肺部感染并进行深呼吸训练。

谁说外科医生只会用手术刀?余阳说,优秀的外科医生=内科医生+手术刀。在胃肠外科,医生们都已经习惯于“额外”行使一名内科医生的职责。此外,针对老年病人手术后极易发生深静脉血栓形成和急性肺梗塞,医院投资数万元购进气压按摩仪,对术后老年病人进行定时双下肢按摩,有效地预防了这些严重并发症的发生。

余阳表示,目前科室和专业已经进入稳步发展阶段,下一步必须要做细做精。“科室的人才梯队厚度还需要加强,病床数量也有待扩充,但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,我对科室的未来充满希望。”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在继承和发扬张应天教授遗志的基础上,通过5年的不懈努力,将医院胃肠外科打造成在全省乃至全国具有较大影响力的特色专科。

媒体链接:http://ctdsb.cnhubei.com/html/ctdsbfk/20190531/ctdsbfk3342754.html